中图科技业绩断崖式下滑 逾10亿营业收入新闻来源不明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来源:红色杂志财经记者|王宗尧

这两年中途科技不仅收入大幅下滑,净利润也出现了严重下滑。除了原材料价格波动的明显影响外,其对主要客户销售的过度依赖也导致其在市场中的地位低下。另外,财务数据中存在疑点,让人对数据的真实性产生怀疑。

前不久,号称全球最大PSS制造商之一的广东中图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中图科技”)发布招股说明书,拟在科技创新板上市融资。

根据公司披露的信息,2017~2018年业绩还算不错。在收入增加的同时,净利润也保持同步增长。但这两年随着公司的发展,不仅收入锐减,净利润也严重下滑,销售不如以前。作为一家即将在科技创新板上市的公司,虽然上市规则对公司利润没有严格的要求,但近两年来缺乏乐观情绪或多或少令人担忧。此外,该公司几亿元的营业收入不明,令人怀疑其财务报告数据的真实性。

受材料价格波动的影响

业绩直线下降

说到蓝宝石,很多人可能会想到黄金首饰企业,但其实中土科技虽然主营业务与蓝宝石有关,但与黄金首饰的生产或销售无关。据该公司称,它只是一家面向蓝宝石上氮化镓(GaN on Sapphire)半导体技术的专业衬底材料供应商,其产品主要是图案化蓝宝石衬底(通过光刻、刻蚀等半导体技术在蓝宝石平面上制造的产品),包括2-6英寸图案化蓝宝石衬底(PSS)和图案化复合衬底(MMS)等。主要用于照明、显示、背光、Mini/Micro LED、深紫外LED等领域,下游客户多为LED、消费电子、光学窗等相关企业。

由于产品的主要原料是蓝宝石平板、晶片台板、晶片载体、特殊气体、化学溶剂等。报告期内,蓝宝石平板的比例不仅超过其直接材料成本的90%,还超过其生产成本的80%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蓝宝石平板价格变化对其收益和性能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。

数据显示,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1-9月,中涂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10.46亿元、11.4亿元、8.57亿元、6.69亿元,净利润分别为1.25亿元、1.23亿元、2388.75万元、4941.34万元。其中,2019年,在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4.84%的同时,净利润同比下降80.51%,仅为上年金额的零头。

中国图书馆科技收入的大幅下滑,与其“高品质”的蓝宝石平片有很大关系。据该公司披露,2017年,蓝宝石平板的平均购买价格仍为91.86元/片。此后,这种材料的价格持续下跌,2018年跌至82.62元/件,2019年跌至59.45元/件。从1月到9月,与2017年的价格相比,进一步降至47.54元/件。原材料的大幅下降意味着成品价格也会大幅下降。例如,PSS产品的平均售价早在2017年就高达137.8元/件,到2020年1-9月,平均售价已降至72.84元/件。在产品价格大幅下降的情况下,公司的总销售额大幅下降。

主要客户的购买量减少了,

未来的业绩增长令人担忧

此外,中涂科技对大客户的依赖依然严重,营收大幅下滑也与大客户需求减少密切相关。

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,报告期内(2017年1月至2020年9月),中图科技前五名客户的销售额分别为7.6亿元、7.95亿元、6.26亿元和5.01亿元,分别占其总销售额的72.70%、69.76%、73.06%和74.06%。

84%,这一占比显然是不低的,因此,大客户采购的多少对其业绩的影响也是比较大的。

拿其报告期内始终为其第一大客户为例,2017年时,该公司对中图科技采购金额还高达3.98亿元,其后年份,该公司的采购金额便一路“缩水”,2019年全年对中图科技采购金额仅2.11亿元,减少了将近4成,到了2020年前三季度,也仅有1.73亿元。中图科技2018年的第二大客户是淮安澳洋顺昌光电技术有限公司,当年采购金额尚有2.32亿元,到了2019年,对公司的采购金额缩水到7635.39万元,到了2020年前三季度,则直接从公司前五大客户名单中消失了。2018年的第三大客户是晶元光电股份有限公司,其对公司的采购同样是一路缩水。大客户对公司采购金额的减少,显然在一定程度上对公司的营收和业绩形成了负面影响。

事实上,大客户对公司采购的减少,在很大程度上与这些公司的行业景气下滑有关。中图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:2018年四季度以来,受国内房地产政策调控、国际贸易环境恶化及印度等全球新兴市场需求疲软的影响,LED芯片最大的应用领域照明领域需求不及预期。供需格局的转换导致2019年前三季度LED芯片产能出现过剩,LED芯片企业开始去库存,芯片价格降幅较大,行业进入调整期。

正因公司存在大客户依赖现象,在下游客户因为行业产能过剩,缩减了对其采购数量后,危机也传导给了中图科技,导致产品销量和价格有一定幅度下降,进而是收入和业绩的双双下滑。虽然中图科技也表示,目前LED芯片需求已经开始稳步回升,但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,其主营产品PSS和MMS的销售均价仍在持续下降中。

如此情况下,要想短期快速拉升销售额提升业绩,一方面就需要原材料蓝宝石平片价格出现大幅回升,进而拉动主营产品的售价增加销售额,而另一方面则需要公司开拓更多的客户,实现销售的放量。然而,这两方面对于中图科技来说都是相当困难的。因为从蓝宝石平片价格变化看,就公司披露数据显示,其并未出现大幅回升的趋势。而开发客户方面,公司在招股书中也表示:“根据行业惯例,芯片制造企业需要先对衬底产品进行认证,才会将该衬底制造企业纳入供应链,一旦认证通过,芯片制造企业不会轻易更换供应商。”这也就意味着,行业内现有客户群体供需关系基本稳定,其想要从市场中开拓新的客户需要较长的时间,而且是十分困难的事情。如此状况之下,中图科技未来如何增加收入和改善业绩显然令人担忧的。

大客户依赖下,

公司市场地位有待提高

正是由于存在明显的大客户依赖情况,导致中图科技的议价权也并不强,其市场地位仍有待提高。

在前文中,我们曾提到第一大客户对公司的采购规模一直在不断减少,那么,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?

《红周刊》记者发现,除了上文提到的原材料价格大幅下降以及疫情影响的原因外,似乎与大客户想将中图科技从供应商变成自己的“代工厂”有一定关系。此前,双方的交易至少算是更清晰直接的独立购销模式,而到了2018年后,第一大客户开始大幅度减少对中图科技的采购规模,并且改变了双方的合作模式,将部分业务从之前的向中图科技直接采购产品,变成了原材料由第一大客户提供,中图科技按照要求进行加工,中图科技只从中只收取加工费。如此变化下,中图科技当年的营收中也出现了8762.5万元“受托加工”收入。

2019年,虽然中图科技不再为第一大客户“代工”,但是第一大客户对其采购的规模还是日趋减少的,要知道2019年之前是没有疫情因素影响的。

事实上,公司的预收款项变化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公司在市场中的地位。要知道一旦某产品紧俏,则生产该产品的公司市场地位也会随之走高,进而产品的议价权也会增强,而下游客户为了拿到货源也往往会先支付一定金额定金,以保证供应商能及时发货。如此情况下,相关公司的预收账款也会有相应增加;反之,如果产品滞销,则企业往往会通过大量赊销来刺激产品销售。从中图科技情况看,2017年和2018年,其预收款项金额还分别为1055.13万元和2282.92万元,可自从2019年以来,账户上预收款项竟然始终为0,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公司产品可能存在滞销情况,即无须预付款就能采购到。

一边是预收款为0,另一边是应收账款在大幅增加。招股书披露,报告期内,中图科技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3.13亿元、4.49亿元、4.83亿元和4.29亿元,其中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同比增加了43.63%和7.51%。要知道,在这两年中,公司的营业收入增速仅分别为8.97%和-24.84%。应收账款金额的大幅增长,说明中图科技很可能是加大了赊销力度来拉动收入增长,而后果是出现大量坏账计提的风险大增。

巨大应收成负累,

回款风险有爆发迹象

中图科技的营业收入在逐年减少,应收账款规模却在逐年增加,其应收账款占营收比例在报告期内分别达到29.90%、39.41%、56.37和64.11%,而这还不包含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融资的数据,如果算上这两项,则应收部分占营收比例则分别高达50.72%、67.19%、76.14%和87.43%。

更重要的是,这一占比在报告期还在不断提高,进而说明中图科技的回款情况是不容乐观的,应收账款风险已经相当巨大。而为此,中图科技也不得不大幅计提坏账准备。据披露,报告期内,计提的坏账准备金额分别为1659.22万元、3634.93万元、3766.84万元和3493.44万元,分别占当期净利润的13.25%、29.66%、157.69%和70.70%。如此情况说明,仅坏账准备的计提就蚕食了公司不少的利润。

大笔的应收账款长期挂账,无法变成“真金白银”还严重影响着企业的流动性,中图科技每年虽然都有数亿甚至十多亿元的收入,期间也曾有过大额增资,但公司账户上的货币资金在近年来却始终不到2亿元。

对于巨额应收账款的回收风险,公司也是有所担忧的。其在招股书中表示:“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至 2019年前三季度,供需格局的转换导致LED芯片产能出现过剩,LED芯片企业开始去库存,芯片价格降幅较大,部分企业的经营出现危机。如果未来公司不能按期收回应收账款,将可能导致应收账款增加、坏账准备计提金额提高,从而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。”事实上,这种风险已经有了爆发的迹象。

芜湖德豪润达光电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芜湖德豪”)为中图科技2017年第四大客户,当年其对中图科技的采购过亿元,其中有4073.14万元货款并未支付。然而从2018年下半年起,芜湖德豪所欠货款出现逾期,中图科技虽几经催收,但其仍未及时付款。此后,芜湖德豪开始逐步减小产能,推进关停芯片工厂。中图科技认为该公司未来经营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,其相关营收款项回收也出现不确定性,于是对该公司2018年末2682.28万元的应收账款余额按50%比例计提坏账准备。

对于芜湖德豪的风险,中图科技2018年虽然没有全额计提坏账准备,但整体来看也算是谨慎,真正令人不解的是其后续的处理。2019年7月,芜湖德豪的母公司ST德豪已经发布公告授权管理层关闭LED芯片工厂,按理说,中图科技对该公司的应收账款回收风险已经非常大,其已经具备全额计提坏账准备的条件,然而其不但没有全额计提该公司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,反而在2019年继续向芜湖德豪发出部分PSS产品。对此,公司称“根据ST德豪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,芜湖德豪截至2019年12月末的账面净资产尚有188552.58万元,对于公司2019年末应收账款余额2558.25万元尚有偿还能力”。

然而问题在于,母公司公司账面的净资产和其偿还债务的能力并不能直接画等号的,如果其真有能力偿还中图科技债务,就不至于欠款长期逾期不还了。事实上,2019年中图科技的净利润也仅有2389万元,如果真的将芜湖德豪2558.25应收账款余额全额计提,则公司的净利润恐怕就要变成负数了。

逾10亿营业收入来源不明

在前文中已经介绍过,中图科技招股书披露的业绩数据近年来在不断下降,但是总体来看,其净利润仍然保持着盈利。然而,如果详细分析其披露的财务数据之间的勾稽关系,则会发现其中是存在明显矛盾的,直指公司披露的营收数据真实性。

以2019年数据为例,招股书披露,中图科技当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出现大幅下滑,全年的营业收入为8.57亿元,要知道的是,企业实现的营业收入如果不是以现金方式流入企业,那么就应当形成相应的债权,在后续经营中逐步收回。那么,中图科技当年这8.57亿元营业收入都收回来了吗?

在企业财报中,反映企业经营性现金流入情况的数据为现金流量表中的“销售商品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”科目。2019年,中图科技该项目下的金额仅为4.67亿元,算上2018年预收的将近2300万元的款项,则2019年收到的现金满打满算也不超过4.9亿元。相比之下,意味着该公司8.57亿元营业收入在不考虑增值税影响下,还有3.67亿元的收入没有收回来,理论上,这应当形成经营性债权,导致当年债权有差不多金额的新增,可实际情况如何呢?

从资产负债表披露数据来看,其2019年应收票据、应收账款和应收款项融资等经营性债权相关科目共计6.52亿元,而2018年上述项目合计金额高达7.66亿元,也就是说,其当年的经营性债权不但没有新增,反而减少了1.13亿元,这意味着,公司上述4.9亿元经营性现金并非全部为当年的经营性收入,其中还有1.13亿元为收到的上年度债权金额,在扣除这部分金额后,其8.57亿元营业收入中,有约4.8亿元没有以现金方式收回来,也没有形成经营性债权,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。要知道,这还是没考虑增值税的情况,如果算上数千万元的增值税影响,则上述差额可能会超过5亿元。

同样,如果按照上述逻辑分析中图科技报告期其他年份数据,不难发现,其2018年和2020年1~9月的数据也存在类似矛盾,其中2018年其不考虑增值税的营业收入,相比收到的经营性现金及相关债权多出了3.57亿元,2020年1~9月则多出了1.43亿元。如果算上增值税的话,这几年中该公司就有逾10亿元的营收没有经营性现金流和债权支撑。如此情况下,公司披露的财务数据是十分可疑的,需要企业好好解释一下。